成短視頻軟件大全下載 » 2021年2月9日

Daily Archives: 2021年2月9日

未分類

快豹-记录世界记录你

“把他拖下去。”赫連風冷冷的對著下人吩咐道,那些下人面無表情的將赫連拔的尸體抬了出去,都是從地獄里過來的,又能指望他們有多少同情心。

等赫連拔的尸首清理干凈以后,赫連風才努力將臉色緩和道:“我教子無方,今日倒是讓二位當家看了笑話了,還望二位當家見諒。”

安小小看著赫連風,心中感概:赫連風不愧為一堂之主,一旦發現危險,立刻便要除之后患,哪怕這個是自己的親兒子。

“赫連堂主客氣了,只是這地方染了臟東西……”夜閆眉眼在方才赫連拔死去的地方瞥了撇,淡淡說道。

赫連風神色一僵,連忙道:“這就請二位當家移步主廳。”

“不必了,今日這飯不用吃了。”慕城坐在主位上冷冷說道:“晦氣。”

安小小見赫連風頓時鐵青了臉,不由暗自挑眉,這慕城說話也太直接了點,一點情面也不給別人留,好歹人剛剛殺了自己兒子,他怎么沒一點同情心,哦,指望慕城有同情心,那簡直比母豬上樹還要難。

“這……慕大當家,你看我都準備好了,而且我這次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歐洲那邊毒品的事情,歐洲多是你們黑暗帝國的地盤,我這次想從歐洲出一批貨,慕大當家,您看……”

看著他明明憤怒卻不得不卑躬屈膝的樣子,安小小不禁同情起眼前這個人來,明明是個堂主,卻只能被比他更強的人踩在腳下,就像自己一樣。

“就憑你?”慕城冷冷掃了他一眼,嘴角冷笑:“你風云堂算個什么東西,竟然也敢讓我慕城賣你赫連風的面子。”

冷酷的語調竟是諷刺,縱然是赫連風那張老臉也經不住這樣嘲諷,他雙拳緊握,手上青筋凸起,很顯然此刻已經處于憤怒的邊緣,只差還沒發作。

“慕大當家一定要這樣嗎?”赫連風瞪著慕城的臉上泛著狠意,只是慕城又豈是一般人,這絲狠意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

清新萌妹子

慕城當下站起身來,冷笑道:“怎么,聽你這口氣,你風云堂還想造反不成?”說完沒理會面色難看的赫連風,轉身就朝外走。

只是沒想到赫連風竟然伸手將慕城攔了下來。

一股濃烈的殺氣頓時包圍了慕城,他的臉色頓時寒如冰塊。夜閆一向溫和的臉色此刻也蒙上了一層冰,一時間,這個雅廳里殺氣四處涌動。

“既然慕大當家執意如此,那就恕我冒犯了。”赫連風話音剛落,他們的周圍便突然從四面八方涌出了一匹身著黑衣的人,各個手上拿著槍支,此刻都對準了慕城他們幾個。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他也不會走到這一步,他最近一批貨必須要從歐洲那過一趟,偏偏那個地段又是他慕城手下的地盤,他只好賠著臉求慕城讓自己出一次貨,這批貨關系到他整個風云堂的命運。卻怎料面前這個男人如此囂張,一點都不買他的賬!

慕城冷眼看著面前這十幾個殺手,沒有說話,但是周身的殺氣流轉。就連安小小這個平日里不怎么體會到這樣殺氣的人都愚鈍的感受到了。

安小小見這么多殺手在這里,不由為自己的預感感到一絲……蛋疼。

這場飯局竟真的是一場鴻門宴。

本來有些顫抖的身子突然被身邊的男人霸道的拉進懷里,慕城的懷抱讓她莫名的感到安心。

夜閆掃視了一下周圍,嘴角勾起一抹冷意,手指朝窗外的方向打了個手勢,頓時那些原本黑衣的殺手身上一個個紅點乍現,只一秒,便部倒在地上,無聲無息。

眨眼間,局勢已然倒轉。

赫連風頓時臉色大變,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踉傖了幾步,一雙手因為重心不穩扶住了旁邊的椅子,嘴唇顫抖的道:“慕大當家,一切好說,一切好說。”他怎么會這么蠢!堂堂黑暗帝國的第一把手,又豈是他能說殺就殺的!自己真真是著了他的道,給了他一個滅幫的理由!

此刻,他才如雷貫頂,但是,后悔已經再來不及。

“殺。”一個字,已經決定了赫連風的命運。

夜閆從懷中掏出手槍,一槍斃命。

安小小在旁邊看著這一切,所有的一切不過是幾秒的時間,地上已經躺了十幾具尸體,她心里不由一陣作嘔,這是第一次見到他們親自殺人,而且還是一向溫柔的夜閆,如果這一槍是慕城開的,那她或許還能接收的快一些。

安小小隨著慕城和夜閆離開了死亡現場,直接到了戶家莊大廳,這里是風云堂地盤上的主心地方,現在赫連風已死,赫連拔也被赫連風親手殺去,那自然是要有人替他接管這風云堂。

慕城坐在大廳的主座上,冷冷掃視著下面一眾,沉聲說道:“你們的赫連堂主已死,從今天起,風云堂便屬于黑暗帝國。”

眾人一聽赫連風已死,頓時臉色驚變,有幾個赫連風平日的親信大著膽子問道:“敢問慕大當家,我們赫連堂主是怎么死的!”

“我殺的,你有意見?”嗜血冷酷的語氣,冷若冰霜的神色,將這個男人此刻顯得比往常更加冷血。

好狂妄的口氣!

底下一眾人臉上表情一時間變化多端,面面相窺,最終,齊齊喊道:“以后風云堂定為慕大當家效犬馬之勞!”

這個世界,強者才是王道!這樣的道理,混跡于這個黑暗世界里,無人不曉,無人不知。

—–

回到別墅時,已經將近凌晨,郁微微竟然還端坐在大廳里抱著海綿寶寶,看著那些無聊透頂的電視劇等著他們。

此刻他們一回來,郁微微便涌上前去抱住慕城的胳膊,順便將安小小給擠到了一邊。

慕城冷冷的將郁微微的手一根根的掰下去,郁微微雖然不高興,但是也沒有表現出來,嘴里依然笑著:“慕城哥哥,你今天怎么都不帶我去,我一個人在這里好無聊的。”此刻她心里想的卻是,為什么不帶她去,卻要帶安小小去。

Published by:
未分類

盘她2s直播app安卓版最新版

吃宵夜就在學校的后街,一條街的美食!

景裴陽牽著蜜月的小手,竹小小和蘿莉走在前面。

“你什么時候這么平易近人了?”蜜月笑瞇瞇的問道。

“我一直都平易近人,不過分人而已。”比如蜜月,在她的眼里,他一定不是那個高冷男神。

“你可小心點,之前她們還問我,你有沒有朋友之類的!”今晚萬一呢!

果然,在美食店中,竹小小就開始打聽起來了!

景裴陽面不改色的回答道,“有朋友,但是他結婚了。”

竹小小感覺天堂和地獄只在一瞬間,結婚了!

蜜月看著面前的燒烤,眨巴著大眼睛,好想吃啊!

“陽陽……”

陽陽對她的飲食管的挺嚴的!

這種不健康的油炸食品,那是萬萬不能吃的!

90后美女街邊咖啡廳外寫真

景裴陽看著她一副饞的要流口水的模樣,心一軟,“吃吧!”

蜜月得到許可,立刻笑瞇瞇和對面的室友吃了起來。

至于景裴陽!

她可以喂啊!

不過,她想了想還是算了,陽陽不會吃的!

對面的竹小小和蘿莉很識趣的沒有問,畢竟,景裴陽看著真的是一個不輕易能拉下神壇的男神。

享受了美男的宵夜,就不打擾他們了!

“蜜月,你們快回去過二人世界吧!明天早上沒課,你可以睡到下午哦……”竹小小好心的提醒道。

蜜月聽見她的聲音,總感覺后面還有一句潛臺詞沒有說!

那就是你們今晚可以縱情了!

他們的車子還停在學校里面的,所以他們其實也是和竹小小一樣,朝著學校里面走去。

他們牽著手漫步,這樣的感覺真的很浪漫,和陽陽一起!

“陽陽,我們好像被拍照了!”她感覺旁邊有閃光燈對著她一閃!

“是。”真的被拍了。

“那……沒事嗎?”她記得陽陽不喜歡曝光。

“沒事。”他們又不是偷情。

回去的車上,疲累不堪的蜜月靠著就睡著了!

被景裴陽抱著下車,小小的身子軟綿綿的,小腦袋朝著他的懷里拱了拱,他心里起了一股不知名的邪火!

“陽陽……”她忽然醒了,發現自己的臉頰緊貼著他的胸口,“發帖子的人找到了嗎?”

“恩,找到了,但是那人是收了錢辦事,還在找幕后的人!”景裴陽抱著她走進房間,“洗個澡好好休息,這件事我會處理。”

“恩,陽陽晚安!別太累了,早點睡,明天再說!”她小身子站在他的面前,抬頭看著他。

景裴陽俯身,俊臉貼近她的小臉,“晚安吻。”

陽陽今天真的好主動啊!

她激動的抱著他的脖頸,親了一下他的俊臉,說了一聲“晚安”就害羞的跑進了屋內。

景裴陽看著她走進浴室,關上門離開了。

第二天,她真的如竹小小所說,在家里睡到了日上三竿!

懶洋洋的爬起來,景裴陽不在家里!

上班去了!

她抱著iPad,坐在沙發上逛學校的論壇!

論壇上面的帖子被頂的高高的,是她和景裴陽昨天一起去上選修課,還有牽著手在學校后街散步的畫面!

這么看著,他們還是挺般配的!

有了這個帖子,之前的那些說法,謠言,一定會不攻自破的!

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來,其他告白的人沒有一個比得上陽陽的!

陽陽才是最好的!

“不過那個帖子到底是誰發的?誰那么無聊的偷拍我啊?”她小腦袋瓜,怎么都想不明白!

好困難啊!

Published by:
未分類

丝瓜app网站观看

聶亦霄莫名想起昨晚在酒吧包廂里的瘋狂,避開眼神,為了轉移心思,道:“明天早點起床。”

“嗯?”喬泳兒疑惑。

“帶你去買些生活用品。”

既然在這住,不管住幾天,除了睡衣,內衣內褲和一些個人基本生活用品都需要準備。

喬泳兒眸光里涌現期盼:“真的?”

他本來想讓月嬸明天去幫她買,可一瞬間,不知道怎么竟脫口而出說陪她去,這會兒也收不回來了,只得嗯一聲:“回房睡覺。”

喬泳兒差點兒雀躍起來,馬上回了臥室,為明天的逛街養精神去了。

回了房間,她上床拉了毯子,卻還是隱不住心跳得厲害。

他對自己這樣呵護,為了自己報復那幾個混混,甚至還為了自己留在云嶺……

這是對她改觀,開始慢慢接受她,愿意跟她相處了吧?

嘴角掛著一絲甜甜笑容,她抱著毯子,慢慢進入黑甜夢鄉。

**********************

純美徐雯俏麗迷人

次日清晨,吃過早餐,聶亦霄開車帶著喬泳兒去了市區的百貨商場。

兩人先去了女士內衣專柜,喬泳兒一進去就輕車熟路地挑起來。

聶亦霄從沒給女人買過內衣,等在專柜外,坐在沙發上,只嚴肅提醒:“你快點挑。”

喬泳兒見他不進來,也不能強拉著他進來,只能一個人在導購的介紹下,慢條斯理地挑著。

一晃半個小時過去了,那丫頭卻還沒買好。

聶亦霄臉色有些難看,他搞不懂為什么一件內衣這女人都能挑這么久,說來說去,不就是一兩塊布料嗎。

喬泳兒見他催促,干脆拿起正在挑選的內衣,大聲:

“亦霄哥哥,這件怎么樣?舒適性聚攏型?還是這件一片式光面無痕美背型五分罩杯的?”

聶亦霄臉色越發的青,這丫頭果然是臉皮天生厚,壓低聲音:“隨便。”

喬泳兒嘀咕:“內衣這么重要,穿得不合適分分鐘下垂外擴變小…怎么能隨便啊。”

聶亦霄:“……”

導購小姐也跟著說:“是啊先生,女朋友的內衣挑得好,您自己看得也高興啊。您也可以參考建議一下哦。”

聶亦霄終于忍不住:“那就都買了。包起來。”

導購小姐一喜,忙打起包。

這樣才總算阻止了喬泳兒一直選下去的沖動。

陪這丫頭逛完最尷尬的內衣專柜,其他的像什么衛生巾也就不算什么了。

一天下來,聶亦霄提著大包小袋,帶著喬泳兒開車回去。

可能是逛了一天太辛苦了,也可能是昨天的藥性還沒完消,喬泳兒一上車沒幾分鐘,就睡著了,還睡得很熟。

聶亦霄開著車,偶爾瞥一眼身邊的女孩。

睡著了唇渦還掛著滿足的笑容,車窗外的夕陽柔柔灑在半邊臉蛋兒上,格外安靜柔和。

他不自覺將車速放緩了些,一直到了公寓門口,看見一輛眼熟的車子停在家門口。

啪一聲,車門開了,嘉意見兩人回了,忙下車走過來:“亦霄哥。”

今天凌晨聶亦霄將喬泳兒抱回公寓后,便給霍家打了電話,讓他們放心,說找到了喬泳兒。

接到聶亦霄的電話,得知喬泳兒昨晚在酒吧被人灌了迷-奸水,差點被輪-奸,嘉意嚇了一跳,霍振旸也不禁皺了眉。

雖然知道喬泳兒待在這里有聶亦霄照顧,不會有事,但畢竟喬泳兒是霍家的貴賓,嘉意今天還是過來看看。

聶亦霄看喬泳兒還沒醒,下了車,知道嘉意的來意:“這丫頭沒事,今天帶她去買了點生活用品,太累了。睡著了。”

嘉意見看到了后車座上的逛街戰利品,再看看睡得香甜的喬泳兒,知道自己不用擔心,卻又忍不住心思一動,將他拉到一邊,試探:“亦霄哥,你對喬小姐是不是……”

他知道她想說什么,心中一動,馬上道:“我對她沒什么。”

嘉意不大相信,“那你知道喬小姐不見了,怎么比我們還心急,趕緊滿城去找?為什么還留喬小姐住在你公寓,還陪她買這些私人用品…”說著,頓了一頓,真心實意地說:“亦霄哥,要是你喜歡上了喬小姐,想跟她在一起,我也挺為你高興的,喬小姐對你的心思,我看得出來。”

她真心希望亦霄哥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嘉意將自己推給別的女人,聶亦霄以為自己會心情不佳,可此刻,更多的竟是慌張。

喜歡?

他怎么可能喜歡那丫頭?

這兩天對喬泳兒的好,只是源于拿走了她第一次的彌補而已。

“嘉意,”聶亦霄打斷她,“我去酒吧找她,留她在公寓住下,是不想你們擔心,畢竟喬家和霍振旸交情一向很好,要是喬泳兒出事,或者向她大哥哭訴在云嶺差點被人輪-奸,喬宗翰肯定會大怒,到時影響了霍喬關系,你愿意看到嗎。”

嘉意見他否認對喬泳兒有意思,也不好說什么了,也許自己想多了吧。

他回頭看一眼車里的喬泳兒:“你先回去吧,跟霍少說一下,喬泳兒在我這里休息兩天,沒事。”

嘉意點點頭,轉身回到車子上,先離開了。

聶亦霄在原地沉默了會兒,走回車邊,彎下身,卸下喬泳兒的安帶,將她輕柔地抱起來。

走了幾步,喬泳兒醒了,懶懶的眼睛都沒睜開,順勢摟住她脖子,很享受地往他懷里鉆了一鉆,夢囈:“亦霄哥哥。”

察覺他就在身邊,她臉上的恬靜和安詳更加明顯。

他微微一蹙眉:“醒了就自己下來走。”

她仍是閉著眼睛,半夢半醒中毫不客氣地摟進他脖子,哼唧:“……誰說我醒了。還沒呢。”

他失笑,目光落在她甜美的睡容上,最終還是臉色一松,并沒強行放下她。

抱著她進了公寓,放到臥室的床上,月嬸跟著進來:“聶先生跟喬小姐回來了。”

聶亦霄下意識地輕噓一聲,示意月嬸不要吵到床上的人,然后給喬泳兒蓋好毯子,轉身走出臥室,交代:“吃晚飯之前不要叫醒她,讓她睡吧。…她身上的淤青差不多褪了,今晚給她熱敷藥膏就行了。”

Published by:
未分類

泡泡app官网是多少

穆老爺子的話,又繞回到不分家身上了。

他想著,少分房分地給三房,好讓他們留下來。

一畝半的水田,如果種上莊稼,一年也才六百斤的糧食,這還要看地的肥沃程度。

如果太差,估計也就三百來斤,根本不夠三房一家五口稅后做口糧的。

至于旱地,五分地,頂多種點棉花,等到來年開春種下油菜,到底夠不夠三房人吃,還是個未知數。

這會兒老爺子是篤定了三房是不會分的,畢竟這么嚴苛的條件。

然而分家與否,不是他依靠這么點嚴苛的條件就能阻止的。

穆雙雙想了想,田地這塊,老爺子能夠分出來這些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再要多的,老穆家也不會拿出來。

穆大山和穆雙雙想法差不多,雖然這些田地不能養活一家五口,但是他有手有腳的,等他好了,就去鎮上搬貨去。

“爹,還是分吧,家里有我和四娘,不會餓著三孩子的。”

穆大山說話還有些力不從心,張槐樹下午出診,要到晚上才回來,所以這會兒他還沒有經過大夫的診治。

穆雙雙讓陸元豐給張槐樹的媳婦帶了話,等人一回來,就讓他來老穆家,幫著瞧病。

那些即將被遺忘的歲月老照片

大勢已去,穆老爺子重重的嘆了口氣,接著繼續道。

“家中總共還剩下十五兩銀子,都是給你大哥考試用的盤纏,至于老二說的盤纏……

按理說,這些年,老大是你們幾兄弟供養出來的,你們得負擔到底。

但是三房的情況我也曉得,雙丫頭還欠著張槐樹二十兩,也不知道啥時候能還清。

再找你們要,你們也拿不出來,所以就不用你們負擔了。”

穆雙雙聽了穆老爺子的話,心中大喜,雖說這筆銀子她肯定不會付,但是穆老爺子要是硬要,難免也會費些口舌解決。

“爹,話可不是這么說的,三哥不負擔,難不成讓我們負擔?”

穆大年有些不滿,明明可以趁著機會好好宰一頓的,咋能就這么算了。

穆雙雙不想理這個五叔,這些年田地里干活兒最多的可是她爹,她爹都沒出聲,穆大年憑啥出聲。

穆雙雙才在心底抱怨,穆老爺子就開了口。

“老五,這里哪里有你說話的份兒,一邊去。”

“爹,當初可是說好了,咱兄弟幾個一起將大哥供出去,如今老三分出去了,就想把這口鍋甩了,我們可不干。”穆大忠嚷嚷道。

“就是啊爹,大哥要的可是五十兩,您手里才十五兩。

這還差三十五兩咧,大哥馬上要趕考了,這些錢咋出來?”林氏跟著附和。

“都給我閉嘴,我之前就說了,分家的事情我說了算。

老三既然不想嫁了雙丫頭,那你大哥的事情,就和他沒關系了。”

穆老爺子話一出口,剩下的人都不說話了,本來他們也沒決定的權利,鬧騰了幾下,就是想給三房找不快。

見三房確實沒分到啥好東西也都消停了。

“好了,分家的事情就這么定了,等明兒一早,就去請里正和村里幾個叔伯過來,將文書簽了。

現在還是雙搶,老三你們三房暫時還在主屋同吃,只是白天得去地里干活兒,趁著還沒讓你們另起爐灶,你們可以先自個置辦些工具了。”

穆老爺子的意思是,現在單獨分出去,三房沒米沒鍋的,肯定需要時間準備。而他們家,也會少幾個勞力,干脆雙搶插秧之后,再分開。

穆大山聽了這話,點了頭。

穆雙雙原本是想著不給老穆家干活兒的,可這打灶,買鍋,搭廚房也需要一點時間。

加上穆大山最近也干不了活兒了,她們三房五張嘴,也不虧。

剩下的其他人也沒啥意見,這家庭會議算是達成了。

穆雙雙和余四娘將穆大山扶到屋子里。中間,穆雙雙不小心碰到了余四娘,她感覺余四娘的身子在不停的顫抖,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興奮。

一直被盤剝,忽然就輕松了,余四娘現在都感覺在做夢一樣。

穆大山躺下沒多久,張槐樹就來了,仔細給穆大山診脈之后,他的臉色有些凝重,但是說話的時候,又是一片輕松。

“大山的傷我看了,待會兒給開幾貼藥,明兒我親自給你們送來,晚上大山就好生休息。”

張槐樹朝著穆雙雙使了個眼色,穆雙雙立馬知道了。

“娘,我去送送張爺爺,你好好照顧爹。”

張槐樹沒有選擇在院子里對穆雙雙說穆大山的病情,而是等出了院子,確定沒有人跟著了他才開口。

“雙雙,我知道你和豐小子關系不錯,他又拜托我一定要給大山好好看病,不然我也不會大晚上的過來一趟。

你也別覺得我現實,老穆家確實是我不想來的地方,你奶,是我這么多年,唯一一個不想醫治的人。”

“張爺爺,我爹……是不是很嚴重?”

穆雙雙有些害怕,又有些緊張,畢竟穆大山白天才吐了血。

一整個下午又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怕是耽誤了病情。

“雙雙,那我就不賣關子了,大山的病不是嚴重,是就久勞成疾。

你別看著他現在看起來正常,只是臉色蒼白了一些,可是他身體的五臟六腑都有不同程度的受損。”

穆雙雙眼底有一絲絲的明了,張槐樹說的,她懂!

穆大山這些年,不分日夜的干活兒,加上營養補得不及時,病了也不去醫治,拖了這么久,出事兒是正常的。

“那……應該不會死吧?”

穆雙雙畢竟不是大夫,她只懂現代的醫學常識,可是醫術,是真的不懂。

“不會,其實……今天大山吐血,不見得是件壞事。

至少對他來說,還沒到油盡燈枯,身子虧空完的時候發現。

只是往后一段時間,他可能得臥床靜養了,要不少的好東西去養……”

剩下的話,張槐樹沒有說了。

他想,雙雙也懂,他曉得,有些話不應該和一個孩子說,可是這也是避免不了的事實。

“張爺爺,您可以直接告訴我,把我爹身子養好,要多少銀子。”

“十兩,這還只是藥錢,剩下的還要吃些好東西去補。如果按照我的法子,半年左右,應該是完可以恢復了。”

在張槐樹心中,十兩銀子,擱有錢人家,可能不算啥,可是三房……

“銀子的問題我想辦法,需要啥藥,您盡管開。”

銀子,總是不如人重要的!

Published by:
未分類

荔枝视频下载成人app

   “李将军,你马上调令军区的弟兄,来凤临学院一趟,封堵凤临学院的各个出入口。另外有一些学生可能要闹****游行什么的,你马上给我去阻止!”

   “另外通知警方孙局那边,火速出动警力力配合镇压学生,不能让他们搅乱社会次序!但记得不要伤害他们,禁止用枪!把那些组织者带头闹事的学生给我抓起来!”

   东方御发号施令的说道,那一刻,他的眼神十分的沉重,还没有想到凤都学院的学生竟然会闹起了****?发起了疯?

   “是。”那头李家俊很快的回应说道,接着挂断的电话。

   不过这样的命令倒真是让人觉得很意外,而且这一份突发的状态也让人觉得挺突然的。

   但是既然军长大人这样下令了,那么他也得快速的行动起来。

   立即李家俊给警察局的孙局长,打了一个电话。

   接着他调派了大量的军队朝着那凤临学院而去。

   而东方御带着白若兮等人也快速的回到了皇家园林。

   还没下车,白若兮突然想到了什么,快速地看向东方御:“哎呀不好,我弟弟应该还在学校。”

   东方御望着她,很沉稳冷静的说道:“你现在就给你弟弟打个电话。”

   白若兮重重地点一下头,接着很快的给自己的弟弟雪漓痕挂了个电话。

   黑色頭紗紅唇美女如打破魔咒的黑色天使

   雪漓痕在那头接起了电话:“姐,你找我?”

   “九儿,你现在在哪里?”白若兮紧张地问着,眼神里面都透露着一份紧张。

   雪漓痕笑一笑回答道:“我正在回学校的途中啊,哈哈我几天没去学校了,怎么办,现在,班主任又要找去谈话了。”

   “你千万别回去,学校里现在这情况十分的诡异,弟弟你赶快回去金隅园我的公寓里,好好的待在秦颖红的身边,哪里都不要去了。”白若兮快语的说着,琥珀琉璃色的眼神里透着丝丝暗暗芒光,十分的忐忑不安。

   一份忧虑更是透彻的眼神间。好端端的学校为什么突然会这样呢?

   那头雪漓痕微微皱起了眉头,直接问道:“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能回去学校?你在哪里?”

   “九儿,你先别问了,现在学校里的情况糟糕透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学生们现在都有些反常了,你听姐的话,千万不要回去学校,不然的话他去学校,他们会伤到你的。”

   “还有,我现在和东方御在一起。十分安,你就不用担心我了。好了,九儿,我先挂电话了,一定要保重自己。”白若兮速度地说完这段话后,那一刻她的眼神里面还透露着一份紧张和惶恐。

   若是学校里的这个事情还不停歇下来的话,不知道再继续下去,会演变成什么?

   那些学生看起来都像是完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那一份精神,那一份亢奋的情绪了!

   这到底为什么他们会这样?

   可没有人给出任何的解释。

   白若兮的心底透出的一份迷惑来,眼神也微有些迷茫感。

   可是交钱读书不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在做怎样的解释呢?

   为什么这平时通情达理的这些学生们,在这会儿居然都变得有些无理取闹了呢?

   现在还演变成了抗拒的暴力事件?

   她实在无法理解他们是心里怎么想的?

   仿佛就像失了心智一样的被人所控制住了。

   突然间,她想到了自己有一段时间也失去了心智,做出了那些让自己都有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御,莫非是他们和我之前一样都中毒了?所以才会做出这种有违伦常的事情?”白若兮望向东方御说道,姣美明媚的脸庞上透尽那份黯色。一份焦虑透在眼底深处。

   不过东方御没有说话,那一刻他的眼神十分的暗沉,似乎是在思索着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但是,他不用怀疑的是,突发而起的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什么人在策划着什么阴谋。

   “先别说这么多了,你们几个随我过来。”东方御接着将白若兮等三人给带到了自己的朱雀宫殿里。

   而从另一边快速过来的林罗森和林小云远远的看到他们,微有些疑惑,很快一起走进了朱雀宫殿。

   “军长,发生了什么事情?”林罗森望向东方御问道,一张花样俊脸上透出一丝暗色。

   他感觉到一定是出事了,接着他又看向了一旁穿着牛仔裙的白若兮,很有礼貌地微笑了一下。

   白若兮看向林罗森的那一刻,他也微微的有些吃惊,没有想到数月不见,林罗森的语言已经这么多不错了?

   口齿清晰,表达明确,丝毫都看不到那原来野人的痕迹了。他变得越加地像一个正常的人类了。

   东方御看了林罗森一眼,想了下,还是很快地说道:“学校的学生不知怎么回事有一点反常,我得去朱雀军区赶快处理这件事情,另外,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必须要保护好她们3个女孩,你能做到吗?”

   好吧,这是自己交给林罗森的第一个任务,他希望这个拥有力量和速度的男人不会让他失望。

   因为他知道野人通过那一种特殊的环境,他们所韩旭烈出来的力量和速度那是普通人万万及不上的。

   林罗森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请军长大人放心,我没问题。我一定会保护好他们的。”

   “嗯。那就一切交给你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东方御看向林罗森说道。视线里面透着一份冷清的光华。

   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事情,但是,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马上去解决的,他在这里也不可能耽误一会儿。

   林罗森也迎向了东方御的目光,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这会儿一旁的林小云也说道:“嗯,军长大人,请……请放心,我……我也可以保护姐姐们!”

   林小云的话语可能还有一些的结巴,可是,他这样一说话也直接让白若兮也有些刮目相看了。

   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现在都能够说话了,而且越来越像人呢,咋眼一看的话,根本就不在像那以前的野人呢!

   能够把野人改造成为人类,这也不得不说是一个传奇了!

   东方御走上前,抚了抚林小云的头,接着看向了白若兮等人:“白若兮,你们要好好的待在这里,我先去军区那边了!”

Published by:
未分類

茄子视频.污视频app

“下半場的比賽快要開始了,看這趨勢,只需要贏了禾思慕應該就能奪冠了。”洛熙宸邊幫她服務,邊給她分析著這次比賽的形式。

沙織星安靜的聽著,表情有些囧。

其實,如果這種事發生在家里,她會很享受,但是,大庭廣眾之下的,周圍又那么多人經過,感覺就跟在秀恩愛似的,這太不符合她低調的作風了。

“如果待會出現更高分,那就把寓意加深刻一點。”洛熙宸繼續給她指導。

都已經上了戰場了,作品也交上去了,設計肯定沒法改變,那就只能再寓意上提高。

一個好的寓意,對作品影響是非常大的,這相當于一個本沒有生命力的東西被賦予了靈魂。

“我知道了。”沙織星輕聲應著他。

禾思慕靜靜站在原地,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再看了看擱置在旁邊已經被解決完的一盤食物,臉色沉了沉……

“早點進去吧。”洛熙宸將手上的餐盤往旁邊一放,拉著她往會議大廳而去。

到的時候離下半場開始還有十分鐘,沙織星去了一下洗手間。

來到洗手間的時候,隔間外等了很多人,在外面等了幾分鐘,再進去時似乎沒幾個人了。

她進門的時候,正好有個人剛出去。

藍天白云開朗少女清新活力寫真

沙織星走進一間隔間的時候,女洗手間外的大門忽然“砰”的一聲被關了上。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她的心緊了一下,想要拉開隔間的門出去查看情況,卻發現隔間也被人由外鎖了。

離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洗手間內外都安安靜靜的,似乎一個人也沒有了。

沙織星第一反應是關門的是進來時和她擦肩的那女子,可是,卻沒時間細想。

比賽馬上要開始了,她必須得出去!

這次的比賽和很多比賽一樣,如果主持人通報了幾次名字后選手還沒出現,一般就視為自動棄權了……

沙織星心里很急,抬起頭張望了一下四周,暗自思忖自救的方法。

此刻的會議現場。

洛熙宸和施祈諾的臉色都很冷,目光不時看向沙織星座位的方向,抬起手腕看了腕表一次又一次。

下半場的比賽已經開始了,作品已經展示三個了。

不知道沙織星的作品是第幾個展示,怕下一個就輪到她,施祈諾站起身向著會場外走了出去。

洛熙宸坐在座位上暗自在沉思她可能的去處,這次的比賽她有多重視他不是不知道,不可能在這種關鍵時候還不現身,唯一的可能是……出事了!

站起身,他大步向著會場外走了出去。

剛來到門口,臺上主持人的聲音忽然響起,“下面即將出場的這位選手由法國鬼才設計師jesse推薦,作品名,兩小無猜,讓我們請出設計者沙織星小姐!”

場下在聽到施祈諾的英文名后響起一片雷鳴般的掌聲,只是這個名字,就讓人對沙織星抱了不少的期待。

更多人好奇的是,怎么樣的人才能得到一向高冷尊貴的jesse欽點。

主持人的聲音響起了第一遍,臺下沒有半點反應……

Published by:
未分類

兔子直播app最新下载网址

時間一天天過去,南宮以瞳重回島上已經近一個月,可這段時間里,每天一閉上眼進入夢鄉,就會重復同一個夢。

她努力想看清男人的臉,可卻怎么也看清,陽光下,他左耳上的黑色耳釘閃閃發亮。

隨著時間流逝,她腦海里不停的涌現一些碎片,經常會做出一些奇怪的舉動和說一些奇怪的話。

別人是不是有婚前焦慮癥她不知道,但她的心亂得非常厲害,常常望著天花板一遍又一遍的問自己:是否真的愿意和這個男人攜手共渡一生?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會越來越懼怕那天的到來。

每多過一天,她的心就更亂一點。

“你到底是誰啊……”

大叫一聲,再次從夢中醒來,望著漆黑的房間,南宮以瞳雙手插入發中,閉上眼痛苦的扯著長發。

夢里的男人到底是誰?

那枚黑色耳釘到底代表什么含義?

為什么她每次在夢里看到那個男人明明看不清他的臉心卻會很痛很痛?

聽到叫聲,睡在隔壁的雷諾被驚醒,速度推開房門按亮燈。

大眼呆萌美眉學生制服不失清純唯美生活照

南宮以瞳坐在床上拼命的扯著頭發,嘴里發出“啊啊……”的聲音。

“阿瞳,你怎么了?”見此情景,雷諾嚇了一大跳,疾步走到床前握住南宮以瞳的雙手:“阿瞳,阿瞳。”

聽到他的聲音,南宮以瞳緩緩抬起頭,望著雷諾擔憂的眼睛。

隨后,抽出手扳過雷諾的臉,望著他的左耳,沒有耳洞。

“做惡夢了嗎?”雷諾輕聲問,并輕輕撥開她額頭凌亂的頭發,在她額頭上印上吻。

“諾,我病了。”南宮以瞳低喃。

“你沒病,你只是恐婚。”雷諾將她擁進懷里,大手輕撫著她的頭發,“閉上眼睛,什么也不要想,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

“我真的病了。”南宮以瞳仰起頭。

“因為定下結婚給你造成了心理負擔,所以你會心亂導致胡思亂想,不如,我陪你到處走走去散心好不好?”雷諾柔聲說。

“我真的病了!”南宮以瞳推開雷諾,語氣提高幾分貝,指著腦袋,語氣迫切:“我這里病了。”

“你忘記了過去的事情,只是失憶,不是生病。”雷諾不厭其煩的解釋,再次將她的手握在手心:“已經過了這么多年,想不起來就不要去想,頭會痛的。”

“你不懂!”南宮以瞳抽出手,掀開被子跳下床光著腳丫便往門外跑。

“這么晚了你去哪?”雷諾隨之追了出來。

聽到動靜的夜離也拉開房門,見狀忙問:“怎么了?”

南宮以瞳沒有回應雷諾,一口氣跑下來樓,跑出別墅、別過草坪,最后跑向海灘。

冰冷的海水浸泡著雙腿,讓她的思緒更清晰。

六年前她睜開眼后,便忘記了過去的一切,這么多年,她從來沒有像最近這樣,腦海里不停的閃現記憶碎片。

以前她只要一用腦,頭就會很痛,可現在,無論她怎么拼命的想,頭再也沒有痛過。

她已經連續做相同的夢近一個月。

那個男人不是雷諾,那他是誰?

她明明記得蘇沫嫂子的預產期還有幾個月,為什么突然就生了,似乎她又消失一段記憶。

難道她的失憶癥又復發了嗎?

夜離尾隨雷諾出來,站在他身邊,看著在海水中走來走去的南宮以瞳,輕聲問:“到底怎么了?”

話音剛落,南宮以瞳便跑了過來,拉住夜離的手:“夜美人,我知道你是催眠高手,人在催眠狀態下能潛意識進入自己最深的記憶,你催眠我一次好不好,我的腦袋里現在有很多支離破碎的東西,可我怎么都沒有辦法將這些東西拼成一塊,我真的很想記起一切,你幫幫我。”

“我理解你,結婚嘛,都會恐慌,畢竟關系未來一輩子的幸福……”夜離也和雷諾說一樣的話:“換成是我,肯定比你還恐慌……”

“不是的,不是什么婚前焦慮癥。”南宮以瞳很激動的打斷夜離:“最近我每天都做同一個夢,每次都在海灘看到一個男人,我看不清他的臉,可是每次看到他我的心都會很痛,我想,他一定是個對我來說特別重要的人,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渴望恢復記憶你們知道嗎?”

聞聲,夜離臉色頓變,同時看著夜色中雷諾的臉。

夜色朦朧,相信他聽到這番話,也一定會非常震驚。

阿瞳當年因為腦部受到重創導致失憶,之后再次受到重創恢復記憶,而她強行清洗她的部分記憶。

醒來后,她確實是忘記了最近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可是隨著時間一點點推移,據她這段時間的觀察,及她現有的反應和這一番話,很顯然,不是很成功。

她之前有給實驗品洗腦成功過,可阿瞳卻只短短不到一個月便產生反應,或許是從前的記憶太過深刻,那個男人在她心底已經根深蒂固。

“好了,你先別激動,晚上風大你又光著腳泡在海水里,小心生病。”雷諾將南宮以瞳抱起來,夜色中,他的臉上看不出有太多波瀾,“現在呢,乖乖回去睡覺,等明天我安排醫生來幫你做個檢查好嗎?”

“雷諾說得對,先回去好好休息,你穿這么薄很容易生病的。”夜離陪笑著附和到:“到時候看醫生怎么說。”

“好吧。”南宮以瞳任雷諾抱著,走出幾步突然開口:“你們是不是在隱瞞我什么?”

南宮以瞳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夜離和雷諾這段時間幾乎一直在島上陪她們母子,雷諾還能理解,夜離可是常年不出實驗室,平時邀她逛個街都不愿意,現在竟能在島上住這么長時間,很反常。

雷諾溫柔的沖她一笑,“傻丫頭,這么多年,我在你面前,什么時候有過秘密?”

“原來結婚這么恐怖,這好好一個人都變得疑神疑鬼了。”夜離后背冒冷汗,嘴上卻調侃著。

大小姐你的第六感可不可不要這么強烈?

你知不知道我現在負罪感很重?

Published by:
未分類

香蕉免费版在线观看

而且,大哥未免也太小心眼了吧?自己擁抱嫂子,有錯嗎?有錯嗎?

之后,只見駱子莘大步走過來,速度很快地走到云舒和駱子彥身邊,隨后探出長臂過去,直接將云舒拉進自己的懷里,手摟住她的肩膀,讓云舒遠離子彥。

駱子彥這才垂下手臂去,因為自己已經感覺到失望了,自己抱不到云舒姐了。

“子彥,她是你嫂子。”駱子莘語氣不似平時那么溫柔,對子彥說。

“我知道呀,正因為是我嫂子,我才擁抱呢,”駱子彥很無奈地聳聳肩,繼續說道,“要不是我嫂子,這么漂亮的,我肯定早就上去親了。”

后面的話,駱子彥只是打趣著說,心里并沒有真正的想這么做。

如果云舒姐不是自己的嫂子,自己也不去親她的,因為自己內心深處,也有自己牽掛和想要親密的女人了。

聽到子彥的話,駱子莘的臉更沉了,看著這個弟弟,沒有說話。

了解他的性格,平時他的紈绔樣自己倒不在乎,但是在云舒面前,他敢亂來,自己一定不允許。

云舒知道駱子莘生氣了,也知道駱子莘是因為在意自己,保護自己而生氣,心里劃過暖暖的愛意。

“好了,子莘,別再生氣了,子彥好不容易來家里一回,我們應該好好招待才是。”云舒勸說著駱子莘。

駱子彥聽到云舒姐的話,也附和著說道,“就是的,還說要好好招待我,我剛來就這副態度,大哥,我很生氣。”

校園閨蜜不分你我的青蔥歲月

駱子莘聽著自己的女人,還有子彥的話,心里的生氣,到底是消散了些,態度好了幾分,才對子彥說,“進去坐吧,馬上吃飯。”

“嗯哼。”駱子彥哼唧一聲,往餐廳里走去。

駱子莘擁著云舒,也往餐廳走去。

保姆知道子彥少爺來了,高興地問候了聲子彥少爺后,就立馬上菜。

看著滿桌的豐盛晚餐,駱子彥心情很好,邊吃邊問云舒姐,“云舒姐,這些飯菜,是你特意吩咐保姆給我哥準備的,還是專門招待我準備的?”

“都有,”云舒擔心兄弟倆又會起爭執,所以誰也不偏袒,回答道,“今天的晚飯,一來是慶祝子莘回來,二來……是招待子彥。”

這樣的回答,駱子莘和駱子彥都算是滿意的。

但是駱子彥還是想挑釁一下大哥,撇撇嘴看著云舒姐說道,“云舒姐,我生氣了,你既然把我放在了第二位。”

不等云舒接著駱子彥的話回答,駱子莘就說道,“那你還想怎么樣?她是我的女人,難道要把我放在第二位?”

聽著大哥嚴厲的語氣,駱子彥知道自己挑釁成功了,不敢去看大哥的臉,只是低著頭,邊吃飯邊說,“我沒想怎么樣嘛,我就說說而已嘛。”

駱子莘對于這個弟弟,還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云舒知道子彥這會是故意氣子莘,笑笑,伸出手去,拉了拉身邊子莘的衣服,笑著說道,“好了,別和子彥計較了,我想吃青菜,你幫我碗里盛一點吧。”

Published by:
未分類

小小蜜桔破解版

大戰一觸即發!

下方的人都期待著王一虎出手,他們想看看這等天之驕子是何等的強勢,畢竟也想看看騎乘大鳥而來的劉青會不會被大鳥救走。

“來吧!”

王一虎忽然低吼一聲,長劍顫抖一下,發出一道輕吟。

砰!

只見王一虎右腳跺地,猛地沖向了劉青,速度如光,氣勢如龍,長劍半空飛舞,每一劍都封鎖住了劉青前進的可能性。

劉青并沒有使詐,目光如電,盯著王一虎的步伐,當對方距離他還有一米時,劉青驟然起步,迎面而去!

“啊!他是不是想死啊,現在他也敢上去,這一招可是王家的絕學啊,亂封劍法,這一個招看似很亂,但每一劍都能夠封鎖住對手的進攻點,只能讓對方節節敗退,沒想到他竟然還敢迎面而上,真是不要命了!”一名老者嘆道。

“是啊。”旁邊的人說道,“遇見這樣的招式,最好還是逃命,可能是這個小子知道沒有辦法后退,只能拼死相搏吧。要知道,后面可是有一層禁制的,觸碰到的話,立刻會被彈進來,那樣可能會死的更慘。”

“王家后繼有人啊,不但王闊讓人下毒給陰死,這可就死的冤屈了,哎,可憐可嘆可悲,萬萬沒想到會死在一個實力孱弱的小子手中吧。”

下方的人議論紛紛,卻是沒有一個人相信劉青能夠打的過王一虎的,畢竟王一虎實在是太強了,強大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王一虎看見劉青還敢上前,當即右手腕一挑,長劍刺向劉青的胸口以及喉嚨,眼看就要傷到劉青時,劉青忽然一躍而起。

迷人電眼萌妹天使吊帶短褲雪白美肌私房寫真圖片

叮的一聲。

劉青在長劍轉換的間隙中,右腳竟然點在了上方。

“滾!”王一虎也沒有想到劉青竟然能夠抓住破綻,心中大驚,當他想抽回長劍時,劉青已是借助長劍的力道向下一落一起,積蓄已久的力量順著右腿猛地抽去。

砰!

王一虎躲閃不及,腦袋瞬間是讓劉青踢中,劇烈的疼痛讓王一虎慘叫一聲,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拋物線,最終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手中的長劍則是在落下的剎那忽然是掉落下來,落在了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垃圾。”劉青淡定地彎腰拍了拍腳踝,像是在拍上方的泥土一樣,好像剛剛只是隨隨便便踢了一塊石頭。

他的表情淡定,但下方的人卻是炸開了鍋,一個個簡直要瘋了!

“我的神啊!我剛剛看見了什么,堂堂天之驕子,五品實力的王一虎竟然打不過一個年輕人,我了個去,我不會是做夢吧!”

“王一虎剛剛使用的可是他們家族最強絕學啊,為什么還讓人找到了破綻,這……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這個年輕人的實力怕是比王一虎還強吧!”

這么一說,其他人終于是醒悟過來了,他們剛剛都認為劉青能夠贏王闊是因為他使詐的原因,但是現在他們才知道,或許劉青有實力跟王闊打,只是懶得去打而已。

畢竟,王一虎可是有五品的實力,就被對方輕輕松松地踢飛出去,這樣的實力,沒有七品也至少有八品的實力吧。

這!

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瘋狂了。

下面的人想想自己辛辛苦苦修煉才是一品甚至一品不到的實力,他們都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鉆進去了,一輩子真是活到狗身上了。

上方的劉青掃了一眼下面的人,緩緩地向著擂臺下面走去,這一幕,又讓所有人瘋了起來,一個個震驚地看向倒地不起的王一虎,這么說的話,王一虎讓劉青給一腳踢死了!

天吶!

一群人看著劉青的目光就好像是看著殺神一樣,距離擂臺比較近的人則是悄悄地向著后方退去。

只是當劉青快要邁出擂臺的時候,擂臺忽然是亮起了一道藍色的光芒,跟先前王一虎進入的光芒不同,而后就看見上空出現了一個綠色的光芒,光芒越來越亮,最后一道大門緩緩地從天而降。

瞬間。

下方的人又是沸騰起來。

劉青愣了一下,看見這個大門,他心中一喜,莫非這個就是出口。但他的性格比較謹慎,所以他準備到大門門口去看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只是當他的腦袋剛剛伸進去的時候,里面忽然是產生了一股吸力,直接將他給吸了進去。

旋即。

綠光一閃,大門再一次消失,而擂臺的白光再次響起,王一虎的尸體連帶著長劍都直接飛了出去。

待得劉青離開,下面的人驚疑地看著上方,面面相覷,他們實在是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但很多人的心中都出現了一個信號,那就是進入那個大門里絕對是好事,不是出口就是真正寶藏的入口。

“難道,難道必須要勝一場才能進去嗎!”

“不對,兩場,應該是兩場才是。這個上面只是寫了勝利者能夠出來,但是我們犯了一個錯誤,我們認為這個就是普通的擂臺,恩怨解決的擂臺,但沒有想到設立這個擂臺的意義。他不可能無緣無故設立的,想來應該是有一個破綻,就是在上面連續勝利兩場的人才能夠讓大門出現。”

“是啊,那個大門應該是新生之路,綠色代表著生機,代表著生,那里一定是寶貝所在的地方。我們現在這么多人,看來是規定三個人只能夠進入一個,沒想到那個小子剛剛誤打誤撞,竟然發現了這個秘密。”

“嗯,我們上去只會打一場就下來,但其實在上面一直站著守擂其實也是可以的,兩場比賽換取求生之路!”

“……”

眾人你說一句我說一句,最終是將這個綠色大門開啟的辦法給說出來了,但是現在卻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去驗證,畢竟大家都不知道對方的實力,萬一是來一個像是王一虎或者劉青那樣的高手,他們肯定要當墊腳石了。

這時,秦羽忽然是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看了看四周的人,大步走上了擂臺,而后雙手背在身后掃視著眾人說道:“誰來挑戰……咳咳……咳咳……”

說到最后,秦羽忽然是咳嗽起來,但他很快憋住了,可臉色通紅的樣子讓人覺得他的確是受了內傷,畢竟剛剛跟王闊生死絕殺的時候,秦羽可是吃了不少虧。

“我來!”一名中年男子跨步向前,說道,“久聞秦家主……”

叮!

話還沒有說完,秦羽猛地沖上前方,右手從腰間一抽,一把長劍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上。

嗤!

長劍非常利索地刺入了來著的心口,對方瞪大了雙眼看著秦羽,卻是讓秦羽一腳踹了下去。

“還有誰……咳咳……”秦羽右手握拳,放在嘴前,又咳嗽了起來,甚至還咳嗽出了鮮血來,旋即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像是剛剛的力氣已經是用盡了一樣。

“你殺我師叔,我要跟你拼命!”一個提著長刀的年輕人忽然沖了上去,因為他看見秦羽有些力竭。

可下方的一些老人卻是搖搖頭,沒想到秦羽老奸巨猾到這種地步,顯然,他們看來,秦羽絕對是裝出來的,因為秦羽本來就不是什么好人。

想到剛剛的劉青,再想到現在的秦羽,真是一路貨色,都是無恥之徒!

果不其然。

當年輕人沖進去的時候,秦羽忽然大笑起來,左手一拍,右手抓著長劍而起,嗤的一聲,直接將年輕人的腦袋割了下來。

噗!

鮮血頓時噴涌而出,足足有兩三米高,而擂臺則是亮起了白光,將年輕人擊飛出去。

這時。

天空又是亮起了綠光,秦羽轉過身,看著緩緩降下的大門,對著眾人拱拱手笑道:“哈哈哈,多謝了,老子先走了。”

說完,秦羽提著劍直接跨入了綠色的大門里,驟然消失不見。

下面的人一片咒罵聲,沒想到秦羽竟然敢欺騙他們,他們知道秦羽肯定是受傷了,但絕對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么嚴重。

頓時,大家大眼瞪小眼地站在下面,不知道該怎么辦,而這個時候,擂臺像是等不急了似的,忽然是亮起了白光,一個人驚呼一聲,直接被吸入了擂臺之上,旋即又是另一個人被吸入了上去。

開啟強制戰斗模式了!

眾人一驚,卻也是只能拼了!

……

此時,剛進入大門內的劉青震驚地抬起頭看著前面,這是一座巍峨的高山,至于有多高,劉青覺得比泰山還要高,頂層似是有金光閃現,好像是在告訴別人有寶貝出世一樣。

青山郁郁蔥蔥,給人一種生機勃勃的氣息,看著前方的階梯,劉青想走,卻是發現動不了了,而這個時候,秦羽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身邊,隨后一個個陌生的人也出現在了他的身邊,眾人都被上方的金光給吸引了。

驟然間。

天空的云層忽然破開了一個窟窿,只見一座碑文緩緩地從天而降,在距離眾人還有五米高的時,突然變大,讓人看見了上方的文字,上方赫然寫著,黃帝洞府!<

Published by:
未分類

草莓app成人

她的神色變化很細微,但是施祈諾卻敏感覺察到了。

側過頭,目光靜靜落在她的背影,他胸口的位置忽然像是被什么東西刺了一下。

海玥閉上眼后就在不停地醞釀睡眠。

孤男寡女,她本應該是睡不著的,尤其是在今晚發生了那么多事之后。

可一閉上眼后,卻意外的睡得特熟。

山里夜間的溫度有些偏低,兩人身邊生了一堆火,海玥睡覺的時候有些不規矩,大概也是冷到了,身體蜷縮成一團,一個勁兒地往火堆旁湊。

施祈諾眉頭皺了皺,看著她都快要被烤到的身體,長臂一伸,打撈式地將她摟入了懷里。

海玥睡得很熟,并沒有覺察到他的動作。

施祈諾靜靜地看著火光映照下她熟睡的臉,回想了一下自己這兩天的異常行為,眉目深沉。

不單是海玥,連他也不曾料到會這樣。

海玥大概是有些冷到了,睡著的時候,身體一個勁兒地往他懷里湊,雙臂摟他摟得很緊。

她睡覺的時候總是這樣,喜歡摟著什么才更踏實,鉆到施祈諾懷里后腦袋還不時在他身上磨蹭。

安靜的清純少女獨自承受的孤獨

施祈諾垂眸,視線靜靜落在她的臉上,看著這個樣子的她,薄唇輕揚了揚,雙臂將她擁緊,緩緩閉上了眼睛。

海玥今晚睡得很沉,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大概六七點的樣子,是在一片人聲中醒來的。

睜開眼的時候,卻見擎亞風,洛熙宸兩人也在。

“醒了?”洛熙宸側過頭,對著她輕笑了笑。

“嗯。”海玥應了他一聲,視線往施祈諾的方向飄了一眼,但是又很快移了開。

施祈諾輕闔了闔眸,也沒解釋什么,側過頭招呼身邊的其余人,“走吧。”

幾個人在那之后離開森林,往路邊而去。

洛熙宸和擎亞風是發現兩人沒回來,猜測可能遇上了麻煩,所以找來的。

來到路邊,擎亞風和洛熙宸坐上同一輛車,想要離去,海玥卻忽然拉開門擠了進來。

“怎么了?”擎亞風側過頭,眉梢輕挑了挑。

“沒事,我和你們一起。”海玥也沒多說什么,丟下一句話,自顧自坐在了后車座。

擎亞風怪異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又飄向了車外的施祈諾。

施祈諾輕抿著唇,也什么都沒說,而是上了旁邊的又一輛車,幾輛車在那之后緩緩往山下而去。

一群人回到絕夜,剛進入島上,莫伶帶著海藻和海洛隨即迎了上來。

“回來了!手機沒電了嗎?讓家里人擔心死了。”嘀咕了一句,她的目光上上下下在海玥身上打量。

“嬸嬸,我沒事,別擔心。”海玥安慰了她一下,手親昵挽上她的手臂,和她并肩走在了前面。

從頭到尾,沒有和施祈諾說過一句話。

施祈諾靜靜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很想解釋點什么,嘴唇動了動,最終卻是什么也沒說出來。

海玥這一回去,直接把自己在別墅里關了三天,這三天連個影子都沒瞧見,原因身邊沒人知道。

第四天的時候,別墅的門被敲開,施祈諾直接走了進來。

Published by:
河南22选5推荐仅供参考 河南快赢481推荐 王者捕鱼下载链接 通比牛牛 悟空彩票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七乐彩公式 吉林11选5胆拖投注表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 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 迷鹿棋牌下载 微信麻将欢乐豆充值 彩票销售实体 天津11选5前三 北京11选5中奖结果 四川快乐12app下载 乐游棋牌游戏 天津时时彩后三九宫图一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