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含羞草实验研究所会员账号

未分類

穆雙雙氣勢洶洶的沖到老穆家穆大德的廂房,自從穆香香回來,就選了廂房里最舒服的一間屋子。

如今穆大德一家去趕考,這里儼然就成了穆香香的天堂。

這會兒穆香香正在屋里和眾人聊天。

她手里拿著那把蒲扇,時不時的把玩著,偶爾拿起蒲扇,沖著自己輕輕扇一下,瞬間就覺得不熱了。

“小妹,這可是個好東西,你借姐姐玩幾天唄!”

穆真真感受了一下蒲扇扇出來的風,清涼,清涼的,她便也想要一個。

“二姐,你就甭給我開玩笑了,這么熱的天,你見過誰借扇子給別人的?

就算你想要,你也只能自己買一個,這可是我從鎮上帶回來的好東西,值一兩銀子了。”

穆香香從小就喜歡撒謊,一點點小事情在她嘴里可能變成很大的事情,就好比現在,明明是自個從小吱手里搶過來的東西,愣是不承認。

“哼,小氣,摳門,虧我以前還對你那么好。”穆真真吃味的別過頭,不再理穆香香。

林氏則趁著機會大獻殷勤。“香香在大姑家過的應該不錯吧,瞧瞧這臉蛋兒,白里透紅,還有這腰肢,纖細得……

嘖嘖嘖,嫂子一個女人看著都覺得心動,這要走出去,還不知道迷死多少男娃兒勒。”

魅力放松一下午的美好時光

穆香香一聽頓時心花怒放,她將手搭在下巴處,頓時,將臉上的一層白水粉,帶下來一層。

穆香香確實長得不錯,人也夠水靈。

當然,這得歸結到老穆家的基因。整個老穆家,從穆老爺子到下面的孩子,都沒有丑的,穆大年那個本村第一英俊臉,也算是有那么點苗頭。

只是,老穆家的人,大多數只長了一張臉,沒長腦子。

穆香香就算其中一個,她看東西的品味有點感人,不知道是不是在城里看多了別人家姑娘用胭脂水粉,她自個也用。

每次都買最白的白水粉,涂抹在臉上,厚厚的一層。有時候她臉上的動作幅度稍微大一點,都會讓那些脂粉刷刷的掉。

再用唇油涂個嘴唇,和血盆大口沒啥區別,加上穆香香一直是孩子心性,喜歡花花綠綠的顏色,衣裳也是用的花布和綠色的布連接在一起的,要多丑,有多丑。

“哈哈,二嫂真會說話,我扇子借你扇兩下。”

穆香香笑嘻嘻的,將自己的扇子遞給林氏,而林氏則拿起扇子,用力的朝著自己的臉扇。

呼,終于舒服了,這大熱天的,就是要扇子嘛!

林氏還沒舒服多久,穆雙雙“砰”的一下,一腳踹開門,門開的一瞬間,她就沖到穆香香面前,對著穆香香的臉上就是一個巴掌。

“啪!”

穆香香被打蒙了,呆呆的看著穆雙雙,林氏和穆真真也是。

臉上火辣辣的疼,穆香香過了好半響才反應過來,一張嘴,就開始破口大罵。

“臭丫頭,誰讓你進我屋了,你有沒有教養啊!你……你還敢打我。”

“誰讓你打小吱的,誰讓你搶她扇子的?”穆雙雙寒著臉,質問道。

穆香香一陣陣心虛,可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又讓她脾氣變得十分的暴躁。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那個小畜生了?沒有證據就別給我亂說。”

見穆香香大罵小吱是小畜生,這一回,穆雙雙沒手軟,她一把將穆香香撲倒在炕上,屁股往她肚子上一坐。

接著就開始左右開弓,噼里啪啦的一耳光接著一耳光,她手上頓時糊滿了胭脂和水粉。

林氏的嘴巴張開的比雞蛋還大,用手指著穆雙雙,“你……你……”

結巴了半天,都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還是穆真真反應過來,開始沖著屋內老穆家的方向扯開嗓子大喊。

“娘,不得了啦,香香要被臭丫頭打死啦~”

穆雙雙聽到穆真真的聲音,極其不爽的抄起穆香香的腳底的鞋子,兩只鞋子一前一后的被摔在穆真真的鼻梁上,疼的穆真真捂著臉退到一邊大叫。

這般大的動靜,自然也引來了穆老太,她惦著腳,急乎乎的沖到穆香香的房間。

“你個殺千刀的臭丫頭,你敢打我的香香,我老太婆要你的命!”

穆老太氣得跳腳,可穆雙雙這會兒打的正起勁,哪里會理會她。

這會兒穆雙雙腦子里想起了一首歌:“我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

穆香香哭的嗓子都啞了,穆老太死命的拉扯穆雙雙,想把穆雙雙從穆香香身上拖下來,可她們兩個就是拽不動雙雙。

白白的廢了些力氣,穆香香在炕上被壓的快要吐血了,雙手、雙腳像八爪魚一樣,胡亂的掙扎著,可也沒見穆雙雙被揮開。

“娘哇,痛死香香了……”

穆老太一陣心肝肉的叫喚,沒法子,她只能沖著老穆家還在家的幾個漢子大吼。

“老頭子,快來啊,閨女要被人打死了!”

“老二、老五,你們還給我癱尸,趕緊給我過來教訓臭丫頭……”

老穆家的幾個人聽到了,屋里的穆大山自然也聽到了,他啥也不顧了,跟著小寒一起,朝著老穆家廂房的方向奔了過來。

一會兒功夫,廂房里,擠滿了看熱鬧的。

穆老爺子上前就呵斥雙雙:“雙丫頭,你這是在做啥,趕緊給我住手!”

穆雙雙趁著穆老爺子愣神的時候,又是一個巴掌,直接拍在了穆香香的嘴巴上,穆香香的嘴,瞬間就被打腫了。

“老二、老五,你們還愣著干啥,趕緊給我把人抓下來!”

老爺子一聲怒吼,穆大忠和穆大年奔了過來,穆雙雙則在他們快要靠近自己的時候,順勢跳了下了大炕,順便抽走了林氏手里的蒲扇。

穆雙雙的動作極快,大伙兒都沒反應過來,穆香香還在習慣性的用腳踢,所以剛好一邊一腳,分別提在穆大忠和穆大年不可描述的位置上。

頓時,老穆家又新添兩枚傷員。

“痛痛痛……”穆大年捂著自己的下面,鬼哭狼嚎的,又蹦又跳得,像個猴子一樣,滑稽極了。

不等穆大年緩過神來,穆老太一把沖上去撞開兩個兒子。

可憐的穆大年,這一被撞,好死不死,才被踢過的地方,又撞在了椅子的一角上……

河南22选5推荐仅供参考 体彩p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带连线 即时比分预测推荐 三昇体育 合法吗 3d号码排序1号码分布图 黑龙江36选7开奖时间 新浪体彩任选9场胜负开奖 体彩6+1走势图带坐标线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分析 期货投资分析考试 河南麻将 欢乐斗地主残局27专家 99彩票平台1950 淘宝快3红包是真的吗 重庆快乐十分走 亿客隆彩 票安全吗 今日重庆百变王牌开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