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樱花直播升级版软件iOS下载

未分類

秦鳳儀在范正這里吃了回海鮮大餐, 吃得很是滿足, 晚上范正自然請秦鳳儀在縣衙安歇,秦鳳儀跟范正是同科同窗的交情, 倆人做庶吉士時一道住過翰林院, 秦鳳儀見了范正媳婦還說呢, “那時老范最愛跟我一爭高下, 晚上還悄悄打發書童去瞧我什么時候熄燈睡覺。我其實晚上從不看書,不過,我知道他這事兒后,我就剪個小人放到燭前,用燭火一照, 在窗上打出影子來,好像我還看書似的。其實我早睡了, 老范先時不知, 為了跟我比用功,半宿半宿的熬,我們早上念書時,他黑臉圈兒跟畫上去一般。”

范太太看丈夫一眼, 抿嘴笑道, “相公那時候, 回家就說, 殿下念書了不得,別人花好幾天才能學會的功課,殿下一聽就會了。”

“哪啊, 我那是裝的,其實我可用功了,我念書比他們都用心,我都是一邊念書一邊喝首烏湯,不然頭發嘩嘩的掉。幸虧現在不用念了,不然,我早掉成禿子了。”秦鳳儀一面說一面就樂,范太太還是頭一回見著這樣親民的藩王,亦是忍俊不禁。

范正道,“殿下沒提前知會我一聲,眼下給殿下打掃房舍也來不急了,殿下就睡我們這屋兒吧。被褥都是新換的,您要是覺著哪里不舒坦,再與我說。”

“成,挺好的。”秦鳳儀笑瞇瞇的問,“我住你們的屋,你們住哪兒啊?”

范正道,“我們去書房安置就行了。”

秦鳳儀點點頭,并未推辭。

這一日乘舟,晚上又吃的海鮮,秦鳳儀便早早睡下了。倒是范太太覺著自家屋舍簡陋,心里有些不安,私下還問丈夫,生怕秦鳳儀受委屈,范正道,“這有什么委屈的,咱們縣本就貧苦,就是縣里的財主家,也比咱們縣衙強不了多少。”

范太太道,“我是覺著,你看殿下生得,就是一幅嬌嬌貴貴的模樣,殿下啊,一看就是個嬌貴人。人家是好意過來,跟老爺你還是舊交,晚上給殿下吃些不值錢的蝦爬子貝殼子不說,哎,明兒包餃子給殿下吃吧。”

“別,我看他就愛吃這些個蝦爬子貝殼子,他小時候在揚州長大,愛吃個魚啊蝦的,何況,今兒過來,也不是為了吃喝。你明兒包了餃子,待他走時可吃什么呢?待他什么時候走,再包餃,就包鲅魚韭菜餡兒的。”范正說著,自己都樂了。

范太太問,“那明兒早上做什么給殿下吃啊?”

范正道,“殿下性子活潑,必不在縣衙吃的。做些實誠飯食給殿下帶來的隨從親衛們,他們要護衛殿下,在外沒空吃飯,別薄了他們。”

圓臉肉肉清純美眉海邊寫真

范太太應了,夫妻二人說著話,范太太先去廚下交待了一聲,范正又去了章巡撫那里,正房給了秦鳳儀住,章巡撫、馮將軍、羅賓客,就只得在客房委屈一宿了。大家出門在外,又不是那等不通情理之人,也沒什么委屈不委屈的,范正主要是打聽一下明日安排的事,章巡撫笑道,“番縣的好日子要來了,殿下修建新城,擇址便在番縣。”

范正其實心里也有所準備,倒不是他提前有什么小道消息,秦鳳儀打發風水師過來番縣,還有,番縣連帶周邊的三界縣、永鄉縣的土地房舍禁止買賣一事,范正心里就有些個預計了。如今聽章巡撫這般一說,事實坐定,便是以范正之穩重,也不禁喜上眉梢,笑道,“真乃我們番縣百姓之福啊!”

范正道,“殿下向來言出必諾,上回下官到南夷城面見殿下,說起自南夷城到番縣的路不大好走,近些天,便有許多商賈過來番縣看路況,還有的過來看碼頭,聽聞一并要給修碼頭的。大人可知,這新城何時建?”

章顏笑道,“這急什么,總要整個城的圖紙畫出來,再說建興新的事。我先與你說一聲,你心里有個數才好。”

“自然自然。”范正道,“有什么要縣里配合的地方,大人只管吩咐。”

“眼下也沒什么了,你縣里的事,你心里都有數。我擔心的,也不是你這里。”章顏道,“明日殿下必然要往縣里走一走的,治安上留些心,別個都無妨。”

范正連忙應了,秦鳳儀這一過來,他斷沒有不留心治安的。

二人說了會兒話,章顏便讓范正休息去了。

知道新城就修在他們番縣,范正直待回了書房都是臉上一派喜氣,與媳婦道,“明兒就包餃子,早上中午殿下定是在外頭用餐,晚上把餃子包出來就好,包鲅魚韭菜餡兒的。”

范太太笑道,“這是怎么了,忽地這樣高興。”

“現在還不能說。”范正笑道,“照我說的辦就是。”

范太太笑應了。

范正與秦鳳儀做過同窗,一道在翰林院念過書,對秦鳳儀還是比較了解的,秦鳳儀第二日只帶了親衛與章顏、范正、馮將軍、羅朋四人,一道往番縣里逛逛,早餐是秦鳳儀請的,他就瞅著,哪家鋪子人多,他就去哪家。然后,就去了一家螺獅粉的鋪子。

秦鳳儀還念叨哪,“好幾年沒吃螺獅粉了!來來來,看這鋪子人氣多旺,一準兒好吃!”

這鋪子里就夫妻倆,男人管著下粉,婦人管著招呼客人。這一早上,人真的是坐得滿滿的,秦鳳儀他們過來后,只得坐外頭的,屋里都坐滿了。好在,南夷氣侯暖和,在外面吃也無妨。范正看秦鳳儀不似介意的模樣,也便沒有讓手下清場。那婦人一看秦鳳儀這一行的穿戴就不同啊,而且,又有縣太爺作陪,那婦人連忙誠惶誠恐的過來服侍,把個桌子擦了又擦,直擦得似能照出人影方罷。又福身請安,秦鳳儀的親衛們是用過早飯的,攬月也吃過了,數一數人頭,秦鳳儀道,“五碗螺獅粉。”

婦人連忙讓當家去下粉,料也給的足足的,還給擺了兩大盤炒螺獅,秦鳳儀先聞一聞,贊道,“就得這樣酸辣酸辣的,方是正宗。”挑一挑這螺獅粉,吃了一大口,又贊了一回,“就是這個味兒。”

范正不急不徐的吃著,不禁道,“揚州也有這東西吃嗎?”

“如何沒有。揚州本土菜偏清甜,因為揚州水質好,揚州的船菜,就是在京城也是有名的。不過,揚州商賈繁華之地,各地商賈都有,有許多菜,其實便混雜了各地風味兒。像燒豬頭,就是濃油赤醬,味道偏重,其實有些偏北方菜了。揚州主要是守著長江,吃的是江菜,長江是淡水,咱們南夷守著海,吃的便是海味兒了。這螺獅啊,我看有水的地方就有這東西,吃起來蠻好吃的,以前聽小秀兒說,她小時候常去小溪里摸來喂雞喂鴨,自己家也吃。我就特喜歡吃,尤其吸螺獅,阿灝嘴就笨,怎么吸都吸不出來。”秦鳳儀說著就夾了一個螺獅吸出來吃了,笑瞇瞇的問,“老范你是不是吃不大慣魚蝦?”

范正道,“早就吃慣了。”

秦鳳儀壞笑,“咱們做庶吉士時,每天在翰林吃飯,但凡廚下燒了魚蝦,你從來不動的。當時你謀南夷的缺,我還想著,你這么不喜歡吃魚蝦的人,怎么就往海邊兒謀差呢?不過,誰叫你庶吉士正好壓我一頭,我就沒提醒你。”

范正板正著臉,“我是為了自己的志向,男子漢大大丈夫,焉能耽于口舌之欲。”

秦鳳儀笑嘻嘻地,“是是,你說的都對。”然后,與章顏、馮將軍、羅朋道,“老范在庶吉士時就這樣,一開口就是圣人大禮,說得仿佛他就是世間真理一般。有一回,我們晚上偷著吃酒,數他吃的最多,一邊吃一邊還說,學里不允吃酒,不當吃的。然后,就左一盅右一盅的把酒吃光了。”

秦鳳儀說話,既快又有趣,馮將軍險些噴了米粉,范正氣的,“那是誰帶來的酒,還不是你帶來的酒!”

“是啊是啊。”秦鳳儀簡直是把范正氣個好歹,范正心說,我怎么命里就與這小子有緣了。大家笑著吃米粉,秦鳳儀吃過一碗,又叫了一碗,還與他們幾人道,“你們不夠吃只管叫啊。”

一行人里,也就章巡撫年紀最長,亦不過三十出頭罷了,最后,馮將軍吃得最多,吃了四碗,秦鳳儀與羅朋居第二,三碗,章巡撫范正也吃了兩碗。吃過螺獅粉,又喝了一回茶,秦鳳儀命攬月結過賬,就繼續往番縣里逛了。

小地方的人,沒見過世面的居多,但見一行人皆是神仙一樣的人物,尤其秦鳳儀,那真是神仙樣的相貌,路上之人,縱不認識他,也不禁多看了幾眼,只覺是見著天上神仙下凡了。

秦鳳儀一路走一路看,相對于南夷城的兩條正街,番縣很對得起他縣的地位,就一條正街,秦鳳儀道,“這是怕咱們走累了啊。”

范正道,“所以,還需您指點。”

秦鳳儀笑看范正一臉,范正仍是一臉板正樣,秦鳳儀道,“咱們再去旁的街看看。”其實,并不是地方小,只是破敗了,人少。該有的街道還是有的,只是不比正街熱鬧,但也有些人氣,秦鳳儀道,“比我想的倒要好些。”

范正道,“近來來縣里的人多了,碼頭那里還有搞測量的之類的事,再有就是來縣里鄉里收東西的商賈們,我們縣光飯館子客舍就新開了三家。”

“一會兒咱們去嘗嘗。”秦鳳儀笑,“對了,你這里的碼頭,也量一量,到時給我個數字。介時招商時用。”

這是正事,范正正色應了。

中午吃飯時,秦鳳儀坐下還想點菜呢,結果,發現,飯館里根本沒有水牌。一時,掌柜聽聞是知縣大人過來,連忙出來招呼,結果,一眼見到秦鳳儀,雙膝一軟就跪了下去,砰砰的磕頭,秦鳳儀擺擺手,“免了,起吧。”

掌柜的激動的,滿臉泛紅,他,他是參加過新年廟會,代表縣里擺攤位賣年貨的,所以,見到過親王殿下巡游盛事,這不,一見著親王殿下便認出來了。秦鳳儀見這掌柜渾身哆嗦,兩眼放光,都擔心他一個激動厥過去。秦鳳儀道,“我們過來吃飯的,你這里都有什么菜,怎么也沒見水牌兒啊。”

掌柜立刻道,“小店,那啥,比較小,所以,也沒水牌兒。不過,今兒早上剛宰了一腔羊,有肥雞肥鴨,還有小野豬!”

秦鳳儀道,“羊的話,紅燜吧。雞取了雞脯子做雞丁子,添些這里的香蕈爆炒。鴨的話,吊湯有些膩,有沒有酸筍,但個酸筍燉鴨。小野豬烤來吃,把皮烤得脆脆的,再抹些蜂蜜。其他的,有什么再添上幾樣。”

掌柜聽得都呆了,訥訥的看向范正,范正道,“你看著做吧,實惠就成。”

掌柜作一大揖,連忙下去張羅飯食了。范正與秦鳳儀道,“你說的那個,飯鋪子不會做。我們這里都是鄉下廚子,可不懂那些個花樣。”

“這有什么花樣啊。”他說的都是簡單的菜,又沒有讓飯鋪子去七八樣料的吊高湯,也沒有出什么難做的菜式為難店家。

范正道,“這已是花樣繁多了。”

秦鳳儀只好入鄉隨俗。

然后,上一桌子燉雞燉鴨燉羊,一大盆米飯,秦鳳儀悄悄問范正,“咋沒魚啊,昨兒蒸的那些個蝦啊貝的也很好吃。你這兒不是守著海嗎?怎么連這個都沒有啦?”這也忒窮啦~

范正立刻吩咐掌柜,“去碼頭買些個海貨來,要活的,蒸上一鍋。”

掌柜有些個為難,道,“大人,小店海貨倒是有,不過,那些個都是煮來給伙計吃的,豈不唐突了貴人。”

秦鳳儀:……

范正正色道,“殿下此次微服,就是體查民情,有好吃的,都與我們吃,殿下自己吃些海貝蝦爬之類,再有肥魚清蒸幾尾,別個一概不放,就洗干凈,用姜蔥清蒸,蒸熟后,澆上一碟上等秋油便好了。去吧。”

掌柜懷著對親王殿下深深的敬意,下去給親王殿下準備吃食去了。

秦鳳儀看向范正:……

范正就著肥雞大鴨,吃了三碗米飯。

284

見聞

河南22选5推荐仅供参考 辽城休闲娱乐平台 广东广东快乐十分 幸运飞艇计划群24小时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 捕鱼来了功率 ag水果拉霸殊死 齐鲁福彩开奖数字 今天浙江6十l开奖号码 网上有极速快乐十分吗 夸克币交易平台 北京麻将抓牌顺序 澳门足球博彩网站一Welcome 福彩3d好运彩预测 99彩票平台主管 澳洲幸运5 快乐赛车开奖互联网2机灵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