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快豹-记录世界记录你

未分類

“把他拖下去。”赫連風冷冷的對著下人吩咐道,那些下人面無表情的將赫連拔的尸體抬了出去,都是從地獄里過來的,又能指望他們有多少同情心。

等赫連拔的尸首清理干凈以后,赫連風才努力將臉色緩和道:“我教子無方,今日倒是讓二位當家看了笑話了,還望二位當家見諒。”

安小小看著赫連風,心中感概:赫連風不愧為一堂之主,一旦發現危險,立刻便要除之后患,哪怕這個是自己的親兒子。

“赫連堂主客氣了,只是這地方染了臟東西……”夜閆眉眼在方才赫連拔死去的地方瞥了撇,淡淡說道。

赫連風神色一僵,連忙道:“這就請二位當家移步主廳。”

“不必了,今日這飯不用吃了。”慕城坐在主位上冷冷說道:“晦氣。”

安小小見赫連風頓時鐵青了臉,不由暗自挑眉,這慕城說話也太直接了點,一點情面也不給別人留,好歹人剛剛殺了自己兒子,他怎么沒一點同情心,哦,指望慕城有同情心,那簡直比母豬上樹還要難。

“這……慕大當家,你看我都準備好了,而且我這次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歐洲那邊毒品的事情,歐洲多是你們黑暗帝國的地盤,我這次想從歐洲出一批貨,慕大當家,您看……”

看著他明明憤怒卻不得不卑躬屈膝的樣子,安小小不禁同情起眼前這個人來,明明是個堂主,卻只能被比他更強的人踩在腳下,就像自己一樣。

“就憑你?”慕城冷冷掃了他一眼,嘴角冷笑:“你風云堂算個什么東西,竟然也敢讓我慕城賣你赫連風的面子。”

冷酷的語調竟是諷刺,縱然是赫連風那張老臉也經不住這樣嘲諷,他雙拳緊握,手上青筋凸起,很顯然此刻已經處于憤怒的邊緣,只差還沒發作。

“慕大當家一定要這樣嗎?”赫連風瞪著慕城的臉上泛著狠意,只是慕城又豈是一般人,這絲狠意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

清新萌妹子

慕城當下站起身來,冷笑道:“怎么,聽你這口氣,你風云堂還想造反不成?”說完沒理會面色難看的赫連風,轉身就朝外走。

只是沒想到赫連風竟然伸手將慕城攔了下來。

一股濃烈的殺氣頓時包圍了慕城,他的臉色頓時寒如冰塊。夜閆一向溫和的臉色此刻也蒙上了一層冰,一時間,這個雅廳里殺氣四處涌動。

“既然慕大當家執意如此,那就恕我冒犯了。”赫連風話音剛落,他們的周圍便突然從四面八方涌出了一匹身著黑衣的人,各個手上拿著槍支,此刻都對準了慕城他們幾個。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他也不會走到這一步,他最近一批貨必須要從歐洲那過一趟,偏偏那個地段又是他慕城手下的地盤,他只好賠著臉求慕城讓自己出一次貨,這批貨關系到他整個風云堂的命運。卻怎料面前這個男人如此囂張,一點都不買他的賬!

慕城冷眼看著面前這十幾個殺手,沒有說話,但是周身的殺氣流轉。就連安小小這個平日里不怎么體會到這樣殺氣的人都愚鈍的感受到了。

安小小見這么多殺手在這里,不由為自己的預感感到一絲……蛋疼。

這場飯局竟真的是一場鴻門宴。

本來有些顫抖的身子突然被身邊的男人霸道的拉進懷里,慕城的懷抱讓她莫名的感到安心。

夜閆掃視了一下周圍,嘴角勾起一抹冷意,手指朝窗外的方向打了個手勢,頓時那些原本黑衣的殺手身上一個個紅點乍現,只一秒,便部倒在地上,無聲無息。

眨眼間,局勢已然倒轉。

赫連風頓時臉色大變,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踉傖了幾步,一雙手因為重心不穩扶住了旁邊的椅子,嘴唇顫抖的道:“慕大當家,一切好說,一切好說。”他怎么會這么蠢!堂堂黑暗帝國的第一把手,又豈是他能說殺就殺的!自己真真是著了他的道,給了他一個滅幫的理由!

此刻,他才如雷貫頂,但是,后悔已經再來不及。

“殺。”一個字,已經決定了赫連風的命運。

夜閆從懷中掏出手槍,一槍斃命。

安小小在旁邊看著這一切,所有的一切不過是幾秒的時間,地上已經躺了十幾具尸體,她心里不由一陣作嘔,這是第一次見到他們親自殺人,而且還是一向溫柔的夜閆,如果這一槍是慕城開的,那她或許還能接收的快一些。

安小小隨著慕城和夜閆離開了死亡現場,直接到了戶家莊大廳,這里是風云堂地盤上的主心地方,現在赫連風已死,赫連拔也被赫連風親手殺去,那自然是要有人替他接管這風云堂。

慕城坐在大廳的主座上,冷冷掃視著下面一眾,沉聲說道:“你們的赫連堂主已死,從今天起,風云堂便屬于黑暗帝國。”

眾人一聽赫連風已死,頓時臉色驚變,有幾個赫連風平日的親信大著膽子問道:“敢問慕大當家,我們赫連堂主是怎么死的!”

“我殺的,你有意見?”嗜血冷酷的語氣,冷若冰霜的神色,將這個男人此刻顯得比往常更加冷血。

好狂妄的口氣!

底下一眾人臉上表情一時間變化多端,面面相窺,最終,齊齊喊道:“以后風云堂定為慕大當家效犬馬之勞!”

這個世界,強者才是王道!這樣的道理,混跡于這個黑暗世界里,無人不曉,無人不知。

—–

回到別墅時,已經將近凌晨,郁微微竟然還端坐在大廳里抱著海綿寶寶,看著那些無聊透頂的電視劇等著他們。

此刻他們一回來,郁微微便涌上前去抱住慕城的胳膊,順便將安小小給擠到了一邊。

慕城冷冷的將郁微微的手一根根的掰下去,郁微微雖然不高興,但是也沒有表現出來,嘴里依然笑著:“慕城哥哥,你今天怎么都不帶我去,我一個人在這里好無聊的。”此刻她心里想的卻是,為什么不帶她去,卻要帶安小小去。

河南22选5推荐仅供参考 牛彩p3开机号 新疆11选5遗漏 广东快中彩开奖记录 狗狗币交易最新价格 七乐彩杀号360 500彩票比分直播 91乐里斗福州麻将 中国福彩中心 水果派对电脑版下载 今天辽宁35选7中奖号码 im体育平台会黑吗 天天重庆麻将怎么开挂 海南特区七星彩论坛 bg视讯官方直营站 极速飞艇彩票网站 胜分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