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丝瓜app网站观看

未分類

聶亦霄莫名想起昨晚在酒吧包廂里的瘋狂,避開眼神,為了轉移心思,道:“明天早點起床。”

“嗯?”喬泳兒疑惑。

“帶你去買些生活用品。”

既然在這住,不管住幾天,除了睡衣,內衣內褲和一些個人基本生活用品都需要準備。

喬泳兒眸光里涌現期盼:“真的?”

他本來想讓月嬸明天去幫她買,可一瞬間,不知道怎么竟脫口而出說陪她去,這會兒也收不回來了,只得嗯一聲:“回房睡覺。”

喬泳兒差點兒雀躍起來,馬上回了臥室,為明天的逛街養精神去了。

回了房間,她上床拉了毯子,卻還是隱不住心跳得厲害。

他對自己這樣呵護,為了自己報復那幾個混混,甚至還為了自己留在云嶺……

這是對她改觀,開始慢慢接受她,愿意跟她相處了吧?

嘴角掛著一絲甜甜笑容,她抱著毯子,慢慢進入黑甜夢鄉。

**********************

純美徐雯俏麗迷人

次日清晨,吃過早餐,聶亦霄開車帶著喬泳兒去了市區的百貨商場。

兩人先去了女士內衣專柜,喬泳兒一進去就輕車熟路地挑起來。

聶亦霄從沒給女人買過內衣,等在專柜外,坐在沙發上,只嚴肅提醒:“你快點挑。”

喬泳兒見他不進來,也不能強拉著他進來,只能一個人在導購的介紹下,慢條斯理地挑著。

一晃半個小時過去了,那丫頭卻還沒買好。

聶亦霄臉色有些難看,他搞不懂為什么一件內衣這女人都能挑這么久,說來說去,不就是一兩塊布料嗎。

喬泳兒見他催促,干脆拿起正在挑選的內衣,大聲:

“亦霄哥哥,這件怎么樣?舒適性聚攏型?還是這件一片式光面無痕美背型五分罩杯的?”

聶亦霄臉色越發的青,這丫頭果然是臉皮天生厚,壓低聲音:“隨便。”

喬泳兒嘀咕:“內衣這么重要,穿得不合適分分鐘下垂外擴變小…怎么能隨便啊。”

聶亦霄:“……”

導購小姐也跟著說:“是啊先生,女朋友的內衣挑得好,您自己看得也高興啊。您也可以參考建議一下哦。”

聶亦霄終于忍不住:“那就都買了。包起來。”

導購小姐一喜,忙打起包。

這樣才總算阻止了喬泳兒一直選下去的沖動。

陪這丫頭逛完最尷尬的內衣專柜,其他的像什么衛生巾也就不算什么了。

一天下來,聶亦霄提著大包小袋,帶著喬泳兒開車回去。

可能是逛了一天太辛苦了,也可能是昨天的藥性還沒完消,喬泳兒一上車沒幾分鐘,就睡著了,還睡得很熟。

聶亦霄開著車,偶爾瞥一眼身邊的女孩。

睡著了唇渦還掛著滿足的笑容,車窗外的夕陽柔柔灑在半邊臉蛋兒上,格外安靜柔和。

他不自覺將車速放緩了些,一直到了公寓門口,看見一輛眼熟的車子停在家門口。

啪一聲,車門開了,嘉意見兩人回了,忙下車走過來:“亦霄哥。”

今天凌晨聶亦霄將喬泳兒抱回公寓后,便給霍家打了電話,讓他們放心,說找到了喬泳兒。

接到聶亦霄的電話,得知喬泳兒昨晚在酒吧被人灌了迷-奸水,差點被輪-奸,嘉意嚇了一跳,霍振旸也不禁皺了眉。

雖然知道喬泳兒待在這里有聶亦霄照顧,不會有事,但畢竟喬泳兒是霍家的貴賓,嘉意今天還是過來看看。

聶亦霄看喬泳兒還沒醒,下了車,知道嘉意的來意:“這丫頭沒事,今天帶她去買了點生活用品,太累了。睡著了。”

嘉意見看到了后車座上的逛街戰利品,再看看睡得香甜的喬泳兒,知道自己不用擔心,卻又忍不住心思一動,將他拉到一邊,試探:“亦霄哥,你對喬小姐是不是……”

他知道她想說什么,心中一動,馬上道:“我對她沒什么。”

嘉意不大相信,“那你知道喬小姐不見了,怎么比我們還心急,趕緊滿城去找?為什么還留喬小姐住在你公寓,還陪她買這些私人用品…”說著,頓了一頓,真心實意地說:“亦霄哥,要是你喜歡上了喬小姐,想跟她在一起,我也挺為你高興的,喬小姐對你的心思,我看得出來。”

她真心希望亦霄哥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嘉意將自己推給別的女人,聶亦霄以為自己會心情不佳,可此刻,更多的竟是慌張。

喜歡?

他怎么可能喜歡那丫頭?

這兩天對喬泳兒的好,只是源于拿走了她第一次的彌補而已。

“嘉意,”聶亦霄打斷她,“我去酒吧找她,留她在公寓住下,是不想你們擔心,畢竟喬家和霍振旸交情一向很好,要是喬泳兒出事,或者向她大哥哭訴在云嶺差點被人輪-奸,喬宗翰肯定會大怒,到時影響了霍喬關系,你愿意看到嗎。”

嘉意見他否認對喬泳兒有意思,也不好說什么了,也許自己想多了吧。

他回頭看一眼車里的喬泳兒:“你先回去吧,跟霍少說一下,喬泳兒在我這里休息兩天,沒事。”

嘉意點點頭,轉身回到車子上,先離開了。

聶亦霄在原地沉默了會兒,走回車邊,彎下身,卸下喬泳兒的安帶,將她輕柔地抱起來。

走了幾步,喬泳兒醒了,懶懶的眼睛都沒睜開,順勢摟住她脖子,很享受地往他懷里鉆了一鉆,夢囈:“亦霄哥哥。”

察覺他就在身邊,她臉上的恬靜和安詳更加明顯。

他微微一蹙眉:“醒了就自己下來走。”

她仍是閉著眼睛,半夢半醒中毫不客氣地摟進他脖子,哼唧:“……誰說我醒了。還沒呢。”

他失笑,目光落在她甜美的睡容上,最終還是臉色一松,并沒強行放下她。

抱著她進了公寓,放到臥室的床上,月嬸跟著進來:“聶先生跟喬小姐回來了。”

聶亦霄下意識地輕噓一聲,示意月嬸不要吵到床上的人,然后給喬泳兒蓋好毯子,轉身走出臥室,交代:“吃晚飯之前不要叫醒她,讓她睡吧。…她身上的淤青差不多褪了,今晚給她熱敷藥膏就行了。”

河南22选5推荐仅供参考 mg游戏网址检测 理财产品有风险吗 三国麻将风在线 天津11选5助手号码查询 广西快三一定牛官网 北京单场胜平负投注比 湖北11选5开奖公告 四川金7乐玩法胆拖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夺宝电子注册 口袋德州扑克 安徽25选5走势图带连线 福建新快3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走势 极速快3查询 SG飞艇开奖最快现场直播